无信者

-槲槲的个人主页-


到那时,请在我坟前燃一盏风灯。

忍到今宵偏月雨

尾崎红叶又一次在夜里醒来,意识朦朦胧胧的,只觉得此刻脑子里给塞了一堆繁杂兀长的文件。她这回是又一次因事而直接宿在总部了,从前她精心挑选的那处住所怕是快落了几层灰。她恍恍惚惚地这样想着,睡,是再也睡不着了。起身披衣稍整妆容,月已上中天,月华透过窗棂细细碎碎撒下满地银光,孤寂得紧。

远处争吵声大得吓人,这时黎明未现,浓稠的黑夜仍紧压着,令人窒息。显而易见是近来才进的两个小鬼又不知因何事开始争执,分明是互补的能力,却格外不对盘,整日咣咣咣咣毁了挺多东西——也不嫌累。想到这里她将眉一挑,拉开纸门走出去,立刻就有人迎上来,诚惶诚恐道,大姐,您怎么醒了。

尾崎红叶不紧不慢瞄了他一眼,抬袖,堪堪掩住勾起的几分弧度。

无事,你回去罢。她轻启朱唇神色如常,仍着振袖立于庭前,染上蔻丹的十指纤细得过分,她喜欢这颜色,红得艳丽却不张扬。尾崎红叶在某些事上固执得可怕,像那经年陪伴着她的伞,抑或是款式极相似的和服。

和泉式部曾说,心里怀念着人,见了泽上的萤火,也疑是从自己身里出来的梦游的魂。可她的魂早就失了,随着那人的死亡一同逝去了。夜晚总让人伤感,她重新想起他来,早已没了当年刻骨铭心的爱恋。她幼时厌恶老首领厌恶得紧,自他在自个面前斩杀了那人后便更是如此。她追求自由,幻想着有朝一日会幻化成自在的蝶远走高飞,可这又多可笑呢?

尾崎红叶的那点心思呀,自多年前浓烈鲜血令她心上窒息后就已殁了,感情莫非不像那只从前他赠她的木簪,早已于岁月里腐朽毁坏尽耶?

她立在廊前,突然笑起来。
若得含苞常在,又岂有凋零之时。这话大抵只是空谈,镜花水月般易碎的语句,可叹可惜可憎。就像逝去的事物永远醒不来,冷了的心儿再难温回来。

素手纤纤复又拉开纸门,却微微颤着,院里深夜的寒气到底太重了些。尾崎红叶不在意,拢了拢有些乱的衣角便起身开了灯,重新翻阅待处理的一撂文件。她决不是成日哭哭啼啼作儿女之态的人,否则也无力爬上现今五大干部之一的高位——突然如此悲春伤秋一番究竟为何,她却也不太清楚。思来想去也只有打发时间权作消遣罢了。

说是不在意,可却还是难忘的,她向森鸥外进言极力保下泉镜花,深追一览又如何不像是保护当年的她自己呢——她年幼,无知,无能为力,极力追求光明却纵身跃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再后来港口黑手党与武装侦探社虽未签署何协议,却是安稳地过着停战互助的日子。芥川和人虎的搭档虽未达极其完美无可挑剔,倒也没出什么大毛病。
尾崎红叶第一次见与谢野晶子是她亲自去武侦送报告,与谢野照旧穿着她喜欢的黑裙子,踏着高跟鞋就那样噔噔噔进来了,头上的金色蝴蝶耀眼得很。她突然想起自己年少时的梦境来了,心中一动便对这个医生本身——而非她的能力起了兴趣。

有句话怎么讲,感情源于好奇。此后尾崎红叶去侦探社去得勤了,中岛敦当真以为她只因公事,可太宰治多精明的人,老早看出了她的心思,倒也不揭穿,只上上下下,老神在在的打量着她。她不在乎,满心都是与谢野晶子,这时在她看来与谢野是什么都好了,她的个性本就是她喜爱的类型。与谢野晶子是火,轰轰烈烈地燃烧着,吸引飞蛾不断扑上去而为之献身。红叶管不了那么多,看到人从屋里走出来唇角就上扬了。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她不知道她对她的感情究竟为何,她再不敢去爱了,可又贪恋那抹金色的流光。

太宰治若无其事地搭上自己弟子的肩,仍是那副游戏人间的样子,对中岛敦道,敦君你看,窗外的桃花已衰败了。中岛少年懵懵懂懂地应答,是的,太宰先生。可是它来年还会再萌发的,中国有句古话,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太宰笑得眉眼弯弯,说敦君呀你这话可用错了。可他偏不告诉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于是中岛敦急得浑身都不自在了,果然是单纯好骗。

尾崎红叶的心思七窍玲珑,怎么不解太宰此番过于露骨的话中深意,可她不信,她所受的心伤使她迷蒙了眼睛。梅菲斯特的叔母引诱夏娃吞下了禁果而被赶出伊甸园,她只觉得太宰治其人也像是那吞吐着阴冷蛇信子的了,手中轻巧握着纸伞的力道不由也重了几分。

好在这时与谢野晶子出来了,笑得挺高兴。她的笑让尾崎红叶有些不知所措,堪堪到那人面前站定后斟酌起词汇,端着架子(她不想这么做的,可她紧张得只得靠此来掩饰),像古早时期哪家不轻易出门的贵族小姐,一笑却摄了他人心魄。

妾身近日得了一壶好酒,鸥外大人却是没有闲心来共饮的。思来想去倒希望与您共饮一杯——可切莫拂了妾身一片好意。

与谢野踩了十公分的高跟鞋,此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里倒有几分赌气的意味,尾崎红叶多美丽呀,她不知为何就想和这份美丽比出个高下来,于是她想了想,说,好呀。她的诺言一旦落进风里倒成了箴言,这壶美酒她们是没来得及喝了,敌对组织在不久后就策划了几件针对两家的事件,一时人人焦头烂额,待到终于能在一块悠闲地煮酒漫谈,已是年关了。

横滨的冬天不算很冷,但雪总是会下的。苍茫大地尽被白色所掩,庭院中的梅花枝险些被过重的雪压弯。古来有梅花香雪一称,虽并不打算亲自酿酒,尾崎红叶倒也生出几分玩闹的心思了。妆容是对镜描了又描,炉火烧得更旺了些。此刻门才被人轻轻叩响,她思考再三,终于起身去推开纸门,带着欢喜去见与谢野晶子,去迎她的流萤断续光。

[2016.11.9 fin.]

一时兴起,笔力不足没能很好地写出来啊…匆匆收尾,若有可能会继续写下去吧。
@缺月挂疏桐 天哪手机居然能圈了,高兴。
送给考完试的翔总.

热度(90)

  1. 慕然无信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自留地
© 无信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