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信者

-槲槲的个人主页-


到那时,请在我坟前燃一盏风灯。

黄泉路已明

太宰治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

像是宇宙崩裂万物灰飞,他眼前视物一片模糊,细细碎碎的金色光点于眼前纷乱闪烁,自然,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没能听见中岛敦使尽全力砰砰砰的敲门声——年方十八的中岛纯良好少年当然并非故意在雾霭还未散开的清晨扰人好梦,实在是这件事令他也不敢置信。太宰治终于愣了愣,顶着一头懒得梳理的乱发跑去开门。

你有什么事吗,敦君?他的声音带着些许倦意,那是掺杂在一起浓到化不开的悲哀,像是彼此身处分离百亿光年的星球却在梦中相会,求而不得的恋人的压抑绝望。简简单单几个音节愣是让中岛敦听出了不一般的意味,他没急着说方才因此差点踹门的事,而是先关怀了太宰治几句。先不说这个——太宰先生,您昨晚究竟做了些什么?他抿起好看的唇,紫金色瞳孔溢满关怀神色,太宰在那一刹那觉得自己昨晚即便是仿佛做了杀人放火抢劫等罪大恶极之事也会不由自主吐露给眼前少年。挺厉害的嘛,敦君。他在心里这么想。

而三好少年中岛敦可不管他怎么想,伸出手就在他眼前晃了晃。太宰先生——?太宰治回过神来,似是而非地点点头又摇了摇,说,我很好,倒是敦你究竟有什么事?他是真真切切不知情,因着此刻的头痛欲裂而思维模糊,现在倘若问他一加一等于几,他约摸也能说出个三来。中岛敦吞吞吐吐,犹豫之情溢于言表。在太宰治失去耐心之前一刻他终于下定决心,破罐子破摔般道,中原先生死了。

哦,中也死了啊。太宰治顺势倚在门边上,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中岛敦试图从里面看出点悲伤的意味来,起码也该有点讶异之色,但他失望了。他本就没指望过太宰治会为自己前搭档的死而伤心不已,但在他的想象中太宰先生或多或少也该愣怔一下,而并非是现下这种风淡云轻,仿佛中原中也只是他生命中一个毫不相干,仅仅见过一面又迅速湮没在记忆洪流里的角色。

他想起来时与谢野医生随意的劝告。你只要告诉他这件事就行,其他什么也不用做——虽然我觉得他大概也早就知道了。太宰那家伙,没有心呀。句末轻飘飘的,似是一声叹息。中岛敦想破脑袋也没能理解这话究竟何意,人死如灯灭,所有的怨恨也都该放下啦——就像他对院长一样。

太宰治还是恍恍惚惚的,连少年什么时候离去的也不知道。突然间他想,哎呀中也,你怎么就死了呢。都没等到我来杀掉你的那一天。这就太没意思啦。他摇摇头,脑子里好像塞了一个快爆炸的微型宇宙,这样的状况自然是什么也做不了的,只好躺回床上。可真奇怪,昨晚只是喝了点酒,这会怎么全身都疼。太宰不准备深究,说不定昨晚喝多了发酒疯掉进下水道也未可知(这并非玩笑话,毕竟他曾经可是确实掉进去过。)

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厌恶并非空穴来风毫无缘由,全世界204个国家77亿人单单中原中也非同寻常与众不同,初次见面一语道破对方虚伪模样,而太宰治当机立断出言讽刺其品位不堪,为此他们大打一架光荣负伤,刚进港黑没几天倒先熟悉了医务室的方位。而原因仅仅是被人如此了解十分恶心——当然,到今时今日这种观点也未曾改变,它不会随着一方的死亡而消逝。

他曾经半开玩笑似的邀请中原去殉情,当时他觉得一个人的死未免太过孤寂,要死也该拉上一个垫背的,譬如说自己的仇人。结果当然是被追着暴揍了一顿,事后太宰反倒不满起来——被害者明显是他,可却因为黑手党内禁止私斗的死命令同样被惩罚,这无疑加深了两人的隔阂。

当时中原中也咬牙切齿地道总有一日要干掉你。太宰治抬眼看过去,无比自信地回讽,这种狠话对我没用的哦中也——毕竟我对你的一切都非常了解嘛。而对面的人冷笑一声说,那你可要长命百岁啊。还年少的太宰心内还未曾存着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谈笑间将人推进无间地狱的本事也不曾学着多少,听着祝福笑得牙不见眼
,却在下一刻反应过来,随即黑了脸控诉中原其人之冷漠无情惨无人道。中原中也挑了挑眉,夕阳昏黄光线映照下的侧脸美得惊心动魄,唯独勾不去太宰治的魂。又言,放心吧太宰,在你死前我可死不了。

现今想来中原中也算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连招呼也未跟他打一个便径直踏入了酆都城,他未曾遵守当初的誓言。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是截然不同的个体,即使彼此相隔几百亿光年又如何,中原中也会乘着飞船气势汹汹来到他恋人所在之处,一往无前披荆斩棘无所畏惧,一路上杀神斩魔也要去到那人身边。太宰治诸事于心皆有考量,他心性凉薄,袖手旁观冷眼以对才是他会做出的事——可这次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是星际间耗费一生也无法抵达的漫长距离,而是比其更令人绝望的,长久立于幽冥之地的生死桥。桥下开着无可计数,红得刺眼的曼陀罗花,中原中也在那头朝他笑,心底有声音在蛊惑他,过去呀,过去吧,过去你就能见到他,亲自质问他啦——可不幸的是,太宰治是个胆小鬼。

他不是没考虑过中原中也先他一步死亡的可能性,但他随即否决了这个念头,即使是脱离组织时也未曾动摇过,虽说使用污浊后无人停止便会跌入死亡的深渊,可太宰对自己的前搭档十分自信,事实上,他也认为中原中也是个血厚的骑士,要是某天外国异能组织入侵森鸥外死透了他说不定还能剩下一口气。而这次中原却正是死在了异能的过度使用上。

太宰治终于想起头痛欲裂的感觉从何而来,昨晚他先众
人一步得到了中原中也死亡的消息,在lupin喝了个痛快——美其名曰庆祝他总算离世,也算大快人心。实际上究竟是庆贺还是哀悼,个中滋味也只有太宰自己心里晓得。这个永远把笑容挂在脸上的男人说出的话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不小心便会被诓骗了去,真相信了他的话可是会过错年的。

太宰治活在世上二十二载,自有意识以来便不断尝试着自杀,屡屡未遂。中原中也在其中可出了不少力。后来太宰治仍不死心,但作出一副少年老成模样摇头晃脑地道,莫不是命运要我受尽这世间苦难呀。中也抬头看他,嗤笑一声,言,我只是看不惯你得偿所愿的样子。

可是呀中也,你这次失算啦。太宰治以平时用来勾搭女士们的温柔语调自言自语着翻出了裁纸刀,毫不犹疑地往左腕动脉上划下一道。我将与你去往同一个地狱,受那烈焰炙烤。运气好些或许还能在黄泉幽冥路上彼此相遇。

——那么,中也,再见啦。

我流ooc双黑,我自己都看不懂,两个小时瞎搞的,寒假我要复健了,太垃圾了。

活着真累啊。

跟我们滴翔总亲亲,破壳日快乐!♡♡♡♡♡♡♡♡♡♡

@苦山压梧桐

热度(138)

© 无信者 | Powered by LOFTER